分类信息 人才招聘 即墨房产 即墨团购 即墨论坛
您所在的位置:即墨信息港 > 灵活调用类 > 信息快报
分享到青岛微博

媒体公开助力浙江2起冤案平反的法律界人士|法律人士|公开|浙江_

发布:2013-7-3 16:27:19  来源:新浪  浏览次  编辑:佚名

  请记住这些有良知的法律人

  浙江主动纠正两起重大错案旧事新闻

  本报记者陈东升

  这正义的审判,让他们苦苦等了18年,从青春年少到华发早生。今天上午10时52分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三审判庭,当审判长宣布,在“3·20”、“8·12”劫杀案中,陈建阳、田伟冬、王建平、朱又平、田孝平无罪之时,这5人或热泪盈眶、或一声长叹。

  与王建平他们一样,张辉、张高平是另一起错案的受害者。3月26日,这对来自安徽歙县的叔侄蒙冤入狱10年之后,浙江省高院撤销原审判决,宣告他们无罪。

  虽然这是姗姗来迟的正义,但迟到的正义,终究还是正义。《法制日报》记者深入采访发现,在这两起错案的形成和平反过程中,如果没有下面这些有良知的法律人坚守事实、据理力争、奔走呼吁、声张正义,此刻,王建平他们或许无缘站在今天这正义的审判庭里。

  张高平被调配新疆石河子监狱后,不认罪,甚至拒绝减刑,他的反常引起了驻监狱检察官张飚的关注。倾听了张高平的诉说,仔细翻阅了他的申诉材料,张飚向他伸出了温暖的手。此后几年间,年近花甲的张飚以共和国检察官的名义不断寄发张高平的申诉材料,终于引起浙江有关方面重视,张氏叔侄冤案至此峰回路转、拨云见日。

  与张飚一样,夏涛也是位检察官,时任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批捕处副处长。在认真审查了公安移送的案件卷宗材料后,他发现诸多疑问。依照法律规定,他和检察员林航到看守所讯问了两名犯罪嫌疑人。虽然张氏叔侄都承认案子是他们干的,并无受过刑讯逼供,夏涛、林航仍然感到人命关天,客观性证据不足,仅凭犯罪嫌疑人一纸口供难以定案,提出了“不批准逮捕”的意见,但最终,市检察院还是作出了批捕决定。

  冯菁是张辉、张高平强奸案的审判长。接案后,她和同事到看守所找证人袁连芳谈话核实,找管教了解情况,找侦查人员询问是否依法办案,进行了大量庭外调查。合议庭评议时,冯菁认为该案存在诸多疑点,证据不足,疑罪从无,应宣判张氏叔侄无罪释放。她的意见未被采纳,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委会集体讨论后决定,张辉判死刑,张高平判无期。

  此后不久,冯菁赴加拿大留学深造。获悉张氏叔侄被宣告无罪,这位远在大洋彼岸的前主审法官说:“这体现了国内法治的进步。作为法律人,我为当年的独立判断而欣慰,为无力改变裁判而歉疚。”

  在法庭上,张辉、张高平的一审辩护人洪昭定、王亦文律师,二审辩护人阮方民、李华律师全部作无罪辩护,认为张氏叔侄的有罪供述相互矛盾,不排除受到非法取证之可能;DNA鉴定结论已证实两被告人之外的第三名男子单独实施作案的可能性。指控两被告人强奸杀人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请求法庭判定无罪。

  在法庭上,陈建阳的辩护人凌伟建律师逐条反驳了罗列的一条条证据,说:“希望慎重判决。如果硬是这样判下来,坚信此案以后一定是要翻案的,历史终究会证明这一点。”令人遗憾的是,几年前,凌伟建律师因车祸去世了,无法目睹今天这一幕,但他的律师同行们见证了这预言成真的历史性时刻。

  作为田伟冬、王建平的辩护人,辛本峰、韩美琴律师当年在法庭上就反复指出,一没指纹证据,二没血迹鉴定,34个证人,没一个是目击证人,没一个到庭作证,本案不是证据不足而是没有证据,绝对是个错案。时隔18年,作为再审辩护人,他们再一次坐到辩护人席上。这一次,他们的辩护意见被再审法官采纳了。

  还有北京的刑辩律师朱明勇,在接受张高平的哥哥张高发委托后,一诺千金,自掏差旅费,几度往返新疆、浙江之间,为张氏叔侄案平反取证申诉,备尝艰辛。

  在阻止和纠正这两起错案的过程中,律师们以自己的高尚职业操守证明,律师是法律职业共同体的重要成员,是防止、纠正冤错案件的重要力量,是推动司法进步和法治中国建设的不可或缺的群体。

  这些有良知的法律人的意见没有被一审法院所采纳,但聚沙成塔,也形成了让人不可小觑的正义力量。无论是张氏叔侄案还是萧山案,到了浙江省高院二审判决,“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”,全部将一审死刑改判为死刑缓期执行,这刀下留人的妥协性判决,总算使这两起错案在最后关头悬崖勒马。

  “3·20”劫杀案发生后,警方从出租车内反光镜上取到了一枚血指纹,在对陈建阳等5人归案进行指纹鉴定后,发现这枚血指纹并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人。虽然侦查人员后来没有将这一关键核心物证随案移送,但心存疑虑的公安局技术人员却依规定,不动声色地将这一血指纹鉴定保留下来,并在2011年借公安信息化建设之际,将其输入指纹数据库。

  正是这位技术员的这一认真之举,为萧山5人劫杀案沉冤昭雪带来了根本性转机。2012年,金华警方另一认真负责的公安技术人员利用数据库进行网上比对时,发现这一血指纹与有前科人员项生源的指纹一致,这才引起上级重视,对“3·20”劫杀案立案复查,最终认定项生源才是真凶,终审判其死刑缓期执行。也由于这位技术员的认真,“8·12”劫杀案发生后,及时从出租车上提取保留了指掌纹证据,才使得18年后杭州警方核查“8·12”劫杀案时,有条件通过比对现场指掌纹证据,排除了陈建阳等4人作案的可能。虽然时至今日,仍无法知道这两位技术员的姓名,但我们应该向其良好的职业道德致以崇高敬意。

  同样值得尊重的无名英雄还有另几名法医。2003年6月23日,在案件快要报捕前夕,杭州市公安局作出了法医学DNA检验报告,认为从被害人王冬8个指甲末端提取的DNA谱带,由王冬和一名男性的DNA谱带混合形成,排除张辉、张高平与王冬混合形成。这一证据实际上当时就已否决了张氏叔侄作案的可能,可惜没被采信。2011年11月22日,冤案复查启动后,又是该局法医通过数据库比对,发现王冬指甲残留的男子DNA分型与勾海峰分型7个位点存在吻合。虽然这一鉴定意味着该案另有疑凶勾海峰,意味着张氏叔侄案办错了,意味着当年办案的许多同事要被追责问责,但这位不知名的法医仍然秉承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,将资料原封不动封存,送往公安部再次鉴定。正是这铁证如山的客观性证据,为张氏叔侄案的彻底纠错铺平了道路。

  去年12月底,这两起错案相继浮出水面,令人大吃一惊。浙江省检察院、法院交换意见后认为,案件办错了,就要担当,就要纠正,就要赔偿,遂启动纠错法律程序,在半年时间内,相继纠正了这两起冤错命案,并在纠错过程中创造了四项全国第一:

  在张氏叔侄案中,省高院的再审判决排除非法证据,这是新刑诉法实施以来,全国首次在大案要案中适用非法证据排除规则。

  杭州市公安机关通过DNA检验、数据库血指纹、指掌纹比对,主动发现、及时纠错。利用科技手段,相继纠正平反了两起大案要案,这在全国属于首次。

  省高院决定分别支付张辉、张高平国家赔偿金110万元,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45万元,首次超过了人身损害赔偿金65万元的50%,创下了全国纪录。

  在萧山案中,再审判决明确认为,“8·12”劫杀案中,原判认定王建平等人抢劫杀人的事实不能成立,原判认定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;而不是采用“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”的笼统说法。这也是新刑诉法实施以来全国首次。

  错案发现后久拖不决是司法权威的最大敌人。权威人士评价,发生错案固然会对司法制度的社会信誉带来重创,但浙江省的这次纠错实践证明,依法及时、迅速地纠正错案,也是重建公众对司法的信赖、重树司法权威的重要途径。

  张氏叔侄、王建平等5人的遭遇无疑极其不幸。但不幸中的幸运是,从蒙冤到平反,正义犹存,良知仍在,还有一些公正、正直、善良、负责的法律人敬重生命,不为假象所蒙蔽,不为威武所屈服,在为他们的错案平反奔走呐喊。这些法律人的良知,如寒夜里的灯火,一盏盏,一点点,散落四处,不是很明亮,但汇聚在一起,就成了温暖,成了光明,成了希望,鼓舞、指引着他们从黑夜走向黎明。

  正义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健康有序的最重要标准。当我们为这迟到的公平正义而拥抱欢庆之时,让我们记住错案当事人朱又平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:“但愿我们的悲剧能唤醒一些人的良心,换来国家法治的进步,愿正义不再迟到,愿悲剧不再重演。”

  本报杭州7月2日电

  相关链接

  张氏叔侄案 2003年5月18日夜,张辉、张高平叔侄驾驶货车从老家安徽歙县送货前往上海,中途受人之托,搭载了一名去浙江杭州的同乡女青年王冬。第二天,留驷路水沟里发现王冬尸体,张辉、张高平叔侄便成了犯罪嫌疑人。2004年4月21日,一审法院以强奸罪判处张辉死刑、张高平无期徒刑。二审改判张辉死刑缓期执行、张高平有期徒刑15年。由于张高平的不断申诉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启动复查程序。2013年3月26日,再审判决张辉、张高平无罪。

  萧山5人劫杀案 1995年3月20日、8月12日,浙江杭州萧山相继发生两起抢劫杀人案,出租车司机徐彩华、陈金江分别被人杀害、抛尸路边,财物被劫。公安认定这两起命案系陈建阳、田伟冬、王建平、朱又平、田孝平5人所为。1997年7月11日,一审法院以抢劫罪判处陈建阳、田伟冬、王建平死刑,朱又平死刑缓期执行、田孝平无期徒刑。二审时改判死刑为死刑缓期执行。17年后,由于“3·20”劫杀案真凶项生源现身,有关部门启动案件复查。2013年7月2日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后判决5人无罪。

(原标题:请记住这些有良知的法律人)

相关文章

搜索
赞助商推广链接
Copyright © 2003-2009 Qdjim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